喵呜杂谈 >> 无题

总以为现在的低迷和落魄都可以在沉默和忍耐之中渐渐过去,然后等到一天终于拨云见日的时候,就再也不会有人置疑和否定自己的选择。

总以为锁上门拉上窗帘就可以逃避这个世俗的很多纷扰和不堪,然后等到有一天光环驾临,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做自己。

二十岁,大三。在一场忽如其来的噩梦里挣扎,面对家人的车祸,面对自己的胃病,面对青春的疼痛,整个人在瞬间暴瘦,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时候,就那么一瞬间看破和看淡,那么一瞬间的觉得人生真的很苦很苦。

二十一岁,大四。遇见另一个人,学会接受这世间很多无常的悲喜故事,在一切都终于风平浪静的时候,却已经到了大学的尾巴,纯真被不安和忧虑打扰。

二十二岁,毕业。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句子,能道出这一载的心情。

到底是谁在贪心和不满足,是谁不甘又是谁骄傲的可以。上帝给了你几年的光环,又用了几年的敲打让你变得如此不堪如此失败。

凭借着骨子里仅剩的傲气苟且的活着,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。那么如果认命的话,是不是会比现在好受一点?

喵呜阁又步入了沉默,呜阁主说让很多人来来去去,倒不如把它变回以前那个属于真正在意她的人的宝贝。

我们被这个可恶的世界磨掉太多太多了,却连悼念的机会都难有,只是没完没了的向前。

在最没能力也没心思稳定的年纪里,却被期待着尽快的找到安稳的男人和安稳的自己。

社保、公积金、房子、车子、高新、公务员、教师……

如果被安排,就能坐享其成,再也不怕别人质疑自己也质疑自己的大学四年都学了什么。

如果偏偏不愿,就只能陷在最底层,从什么都不会开始,一点点被压垮,等待着似乎很遥远的涅槃。

只能忍受,只能沉默。

只能等待,等待未知的等待。